新浪要对喷子使出杀招:被大 V 拉黑后不准商酌时间长度可达 3 个月

现在社交网络上,喷子、杠精是越来越多了,跟喷子较真会付出极大的时间、精力代价。为此,微博之前给了大
V 一个特殊全力——拉黑后全网禁评,时间期限是 3 天。

如果互联网上也有类似“打四害”的活动,想必许多网友都认为网络喷子绝对会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而所谓的“喷子”,具有毫无逻辑、不以事实为依据、言辞刻薄等特点,作为其活跃栖息地,社交网络也早已承担起各自的责任,陆续对这类用户采取了相关措施——从关键词过滤,到面向用户开放拉黑删评权限,再到“信息茧房”,但究竟哪种手段才能真正发挥效果呢?

不知从何时开始,无论你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什么观点,都会有人跑过来评论几句,倘若立场稍有偏颇,持相反观点的人便会火速到达战场开始“撕”你。

拉黑禁评 3 天的限制似乎还不够,微博方面还准备扩大这个惩罚措施,微博
CEO@来去之间中午在回应微博网友的评论中宣布——
以后在评论里发布攻击性言论被博主拉黑,禁止评论的期限会更长,最长 3 个月

【关键词过滤+弹窗提醒=良心发现?】

网络暴力更是屡见不鲜——哪怕是仅有个位数关注的小透明,只要发表一句关于某个热点明星的评论,就会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前来评论;如果哪个大V发布了不恰当的言论,立刻会有人排着队“问候全家”;若你碰巧在某个明星的微博评论里说了句不该说的,那“黑粉”们会追到你的社交账号,以十年为单位深度挖掘,把你曾经的失言挂出来。

图片 1

日前据美国科技媒体CNET报道显示,Instagram一直因为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打击网络欺凌而受到抨击,而近期Instagram方面表示,他们将采用人工智能技术适度干预用户发布攻击性评论的行为。

喷子、杠精不知不觉成为了我们使用社交网络的一大困扰,不止在微博上,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任何可以被陌生人转帖和评论的社交产品似乎都是如此。

如果 3 个月时间不能发评论,尤其是在大 V
帐号的热门信息流里发声,这样的惩罚对一些长期使用微博的人来说肯定是非常难受的。

图片 2

然而,在早期互联网用户的眼中,二十年前的互联网似乎并非如此。

之后微博 CEO 解释了这种做法的合理性, 他认为如果你跟大 V
的意见不合,你可以发微博驳斥他,但是不能越权去别人的地盘发表攻击性言论,这是公权与私权的边界。

为了便于理解,该报道中举了一个例子,当一位用户在输入“你长得太丑,看起来很愚蠢”并试图发布时,系统便会发出一条通知,询问该用户是否确定要发布这条评论。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准备开喷的网友诈一下看到这样弹窗提醒,说不定还真的会心虚改口。

早期的论坛,譬如西祠胡同、榕树下,和一些高校BBS,都聚集了大批有才之士。思维的碰撞孕育出了无数优秀的创意和作品,也成就了一批非凡的互联网用户。有些至今还活跃在科技、影视、文学各个领域,即使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也能通过流传的作品感受到曾经盛景。

图片 3

然而温和的提醒如果还是唤不醒一些铁了心的用户,那么Instagram也留有后手。据负责人亚当·莫瑟里(Adam
Mosseri)的博文显示,其还在测试一种名为“限制”的新工具,将能阻止用户与路人看到包含辱骂词的评论。并且那些发表不当言论的用户也会收到消息,告知其评论将会被限制。

随着web2.0时代的到来,情况发生了改变。信息流和无限度开放分享逐渐成为了社交资讯产品的新趋势,大量资讯无差别涌入的同时,人们也明显感受到了整个互联网信息质量的下降。越来越多的优质用户受到驱逐,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键盘侠”和“喷子”。高质量的讨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互联网公共平台上频繁发生的骂战。

不知道大家对微博这个举动怎么看,我个人对此并不看好,微博为了保障大 V
给了很多特权,拉黑禁评是其中的一种,虽然这样做可以减少一些攻击性言论,但是网上看过的大
V 们没有一个是不滥用这个功能,不只是不友好言论,但凡对大 V
不利的评论也会被拉黑,比如有些大 V
造谣,评论中有指出的也会被拉黑禁止评论。

如果再把推特的“mute”功能算上,不难发现这些海外社交平台在防止网络欺凌与无意义谩骂的时候,大多数采用了关键词过滤方针,也就是对传输信息进行预先的程序过滤、嗅探指定的关键字词,并进行智能识别。但这类技术其实应用得极为广泛,例如拦截广告邮件、识别灌水文字等方面,都用得上这种关键词过滤技术。

为什么网上会有这么多人热衷于同陌生人战斗呢?

大部分微博大 V
们并不比普通人更高尚,但是话语权比一般微博用户高得多,来去之间所说的那个可以发微博驳斥大
V
的做法毫无现实性,因为双方的话语权完全不同,特别是在微博自己控制信息流的情况下。

图片 4

5月,纽约客的一位记者在《Group Chats Are Making the Internet Fun
Again》一文中分析了这一现象,归纳出“圈子模式”与“开放讨论”两种模式,得出了开放讨论让互联网观感变差,而圈子模式能使之回归正轨的结论。本文部分观点来源于此。

以后微博这样玩下去,普通微博用户就没有什么发声的可能了,喷子、杠精固然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但是通过给予一方特权的方式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技术是好技术,但可惜网络喷子也不都是那么老老实实一口一个“丑陋”或“愚蠢”来骂人。倘若其“进化”出了新的词语,而关键词过滤技术并没有实现收录,那么这一技术在实际使用中能发挥的作用,就会比预计得要小得多了。

圈子模式vs开放讨论

图片 5

【开放用户权限:删评拉黑一条龙】

在纽约客的文章中,将互联网的“观感变差”归结于互联网的讨论模式从圈子讨论变成了开放讨论。

作为Instagram背后的科技巨头,社交媒体代表平台Facebook同样也在面对攻击性评论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过早在去年10月,Facebook就宣布为解决网络欺凌将推出新的工具,除了搜索和阻止攻击性词语的发布之外,还包括一次隐藏或删除多个评论,并允许第三方代表受害者报告欺凌等措施。

这并不是说开放讨论不好,而是在没有合理的产品支持的情况下,开放讨论参与的人数“太多”确实会让人觉得讨论更加无效。

图片 6

从产品形态来划分,早期的互联网模式可以称为是圈子模式,每个圈子都是基于共同的兴趣专长扎堆讨论的独立生态系统,系统内部有创意的提出者,有内容的生产者,有围观叫好的观众,有维持秩序的志愿者,大家针对圈子所围绕的主题进行深度交流,友好相处,同时对于其他不感兴趣的圈子仅保持最基本的、善意的讨论。

在Facebook上,用户面对攻击性评论所能采取的措施明显就丰富了许多。并且官方还特别指出,“允许别人代表受害者来报告”这项措施,是考虑到一些用户或许会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欺凌者,而不敢上报等情况。

在这种模式下,在某一个“圈子”内内容产出质量不足的人和讨论不友好的人,很容易被圈子内形成的规则(如群规、版规、论坛规)淘汰。能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贡献者,也很容易在圈子内规则的激励下获得更多的发声机会(如论坛置顶、群公告、成为版主等)。

由此看来Facebook考虑得已经比较周全了,如果非要挑刺的话,按照这类平台通用的惯例,当用户举报基数达到阈值就会被动触发平台的拉黑机制,进而封禁被举报的账号。但在举报基数达到阈值之前,这些网络喷子依旧还是能够为所欲为。

简单来说:“圈子就这么小,你干了什么事儿大家都清楚。”

同样是在去年,微博宣布为进一步控制人身攻击内容的蔓延、提升博主对于评论内容的管理体验,促进平台生态良性发展,试行“博主拉黑禁评”策略的升级版。如果某一个账号被博主删除评论并拉黑,那么其将在“全站范围”内被禁用评论功能3天,并且粉丝量在10万以上的博主能够抢先享受测试该功能。

而以Facebook、Twitter,微博为代表的信息流产品模式更趋向于广场社交,用户看到的是热点推送、商业投放、关注动态等一系列经算法整合过的内容。每个话题下的讨论人人都可以参与评判,圈子的概念逐渐模糊。关于每个话题的自治权正在瓦解,低质量内容贡献者可以依靠海量产出占据话语权,亦没有合适的机制保障高质量内容贡献者的发声机会。此外,伴随圈子的概念逐渐模糊的还有各种用以约束内容贡献者的规则。内容贡献者不会因为低质量产出而被封禁继续发言的权利,也无法控制他者在自己的内容后留下不友好的评论。淘汰机制消失,平台过滤功能也随之失效。

图片 7

图片 8

这回惩处办法是说明了,“疗效”也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预期。然而被消灭的不仅仅是喷子与杠精,甚至一些正常的讨论或辟谣内容,都遭到“大V”及营销号的删评拉黑。因此也有不少观点认为,微博给予了头部用户过多的权利,这些权利在遭到滥用之后,或许反而会带来难以预测的灾难。

简单来说,由于低质量内容的生产难度显然低于高质量内容,既往规束内容质量的机制失效,社交媒体平台的“众声平等”使得谣言、谩骂和不专业的声音获得了更广泛的传播,由此导致互联网的“观感变差”。

图片 9

那么,具体来看,圈子模式和开放讨论分别具备哪些独特的性质,又是如何运转的呢?

【信息茧房:每个人都开心的社交环境?】

圈子模式:以内容为导向,产出了一系列大神

那么除了删评拉黑之外,有没有别的办法,能从根源上为每位网友营造出舒适的讨论空间呢?

我们说的圈子模式也是圈层模式,主要特征是聊天参与人因为某一特定的兴趣或特长而聚集在一起,大家都具备一定的层次基础。

还真有,就是通过算法进行个性化推荐,形成信息茧房。换句话说就是通过算法,只给用户推荐那些他喜欢的信息,推荐那些与他有同样兴趣爱好特征的用户,令其永远只与那些意见相同的网友接触,从“根源”上实现“一直上网一直爽”。

早期的互联网社交产品多以论坛的形式存在,论坛内部会划分相应的版块,用户无论是发言还是浏览信息都需要先进入相应的版块。经过用户的主动选择,一个版块就形成了相应的圈子。

图片 10

有能力的用户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版块,适应圈子的交流方式,逐渐输出内容,混到脸熟,继而收获粉丝,成为“大神”,获取网络上的地位。不擅于输出内容的用户能够从圈子获取想要的信息,为此也愿意保持自己在圈子内的友善形象。圈子模式的好处在于,用户都是主动参与的。在沟通过程中,每个人可以有意识地参与自己更擅长的主题,而不用迫于他人或热度压力尬聊,这样也就能够输出更有价值的内容。

诚然这种做法看上去有些极端,然而在实际的网络生活中却已经开始被应用。据外媒MEL
Magazine近期的一篇文章显示,由于TikTok的算法分发技术,使得不少LGBTQ用户在这里找到了好友,甚至获得了认同感,而他们的言论也免于遭受其他不同意见的访客反感。

另一方面,圈内人的聊天有自己的固有模式,例如缩写、黑话等,外人可能根本看不懂,这样也就形成了一定的门槛。在这样的氛围下,用户不太会被不礼貌的信息打扰到。

因此很快就有网友反应过来,或许对于那些保守派来说,他们同样可以在TikTok上怡然自得,因为他们在平台上获取的推荐内容也是按照其偏好进行分发的。

总之,在早期互联网模式下,大家都只在自己的“圈子”里做深度讨论,不会对不熟悉的领域做过多的评判。

但这种微妙的操作背后,也给用户带来了一定风险。最为明显的是当网络信息茧房一旦生成,群体内成员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就会大幅减少,而长期生活在信息茧房中,也容易使人产生盲目自信、心胸狭隘等不良心理,思维方式必然会将自己的偏见认为是真理,从而拒斥其他合理性观点的侵入;其次,当内部成员与外界接触交流的机会变少,甚至有可能会脱离整个社会的发展。

图片 11

图片 12

开放讨论:以算法为导向,将大神拉下神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