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战争与中国外交

新华社记者李志高
伊拉克战争已接近尾声。虽然这是一场局部战争,但由于它是美、英等少数国家在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发动的,因此遭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并引起了美、英同其他大国之间的碰撞和摩擦,对世界格局带来了深远和多方面的影响。
阿拉伯世界与西方对立加剧
美国总统布什在“9·11”事件后曾公开声言要进行“十字军东征”,这一“失言”透露的信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在美国看来,反美的恐怖分子主要来自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美国受到的威胁主要来自伊斯兰世界。因此,在阿富汗军事行动得手后,美国立即选择把伊拉克作为突破口,试图通过推翻萨达姆政权来实现对伊拉克的控制,进而达到改造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目的。《纽约时报》评论说,伊拉克战争是首次“阿拉伯-美国战争,美国不仅运用武力和文化,而且还带着其理念参与到阿拉伯内部事务中”。
但是,美国实现上述战略目的未必会一帆风顺。首先,民主是不能用枪杆子来强加的,文明也不能通过战争来移植;其次,美国在巴以问题上长期偏袒以色列,对同在中东地区的以色列和伊拉克采取双重标准,阿拉伯国家对中东问题公正合理解决一直心存疑虑。随着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得手,本已失衡的阿以力量对比更加悬殊,阿以冲突的解决因此面临更大的困难。阿拉伯国家对美国的戒备之心不会缓和,反而会加剧。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在伊拉克危机中奉行的单边政策还加剧了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的对立。中东各国的激进势力,特别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有可能进一步抬头。美国政府似乎对此已经有所觉察,警告在世界各地的美国公民加强安全防范措施,以防备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针对美国海外利益的袭击增加。
欧洲成为牵制美国的重要力量
伊拉克战争使跨大西洋的传统友好关系降到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点。欧洲从美国的战略盟友变成了美国实施单极战略的重要牵制力量,这是冷战结束后大国关系中一个极为深刻的变化。
美国不顾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对伊拉克发动的这场战争,受到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引人注目的是,法国和德国联手冲在反战第一线,不但在北约和欧盟内公开与美国叫板,而且还与俄罗斯联手在联合国安理会成功挫败了美英利用联合国使其对伊动武合法化的图谋。法国总统希拉克强调,如果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得手,世界将成为单极世界。
冷战结束后,美欧失去了共同的敌人,双方对世界新秩序的设想逐步产生差异。美试图凭借其超强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建立单级世界,按照美国的意志建立国际秩序。以法德为代表的欧洲则主张建立多极世界,以多边合作谋求安全,以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争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动辄诉诸武力的行径。因此,欧美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分歧实质是单极与多极之争。
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美国仍将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分析人士指出,欧洲与美国军事力量差距巨大,在安全防务上仍需借重美国。但从长远看,只要美国不放弃其一超独霸的战略,美国与其他大国之间的矛盾就会此起彼伏,不断发展。
联合国成为抗衡“单极”舞台
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历史表明,联合国作为当今世界最权威的政府间多边合作组织,在维护世界和平和稳定方面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特别在冷战结束后,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有所提升,大国之间加强了协调,有力地牵制了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
在这次伊拉克战争爆发前,联合国成为和平解决伊拉克危机的国际中心舞台。安理会经过反复磋商一致通过了关于伊拉克问题的1441号决议,并多次召集会议专门讨论伊拉克问题。法、俄、中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坚持武器核查、反对动辄使用武力的主张得到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
可是,美国对联合国采取了“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弃”的实用主义态度。在寻求联合国授权对伊动武的外交努力屡遭挫折后,美国公然绕开联合国对伊发动战争,还扬言要对联合国进行“改造”。美国的作法在国际社会中激起了强烈反应。
虽然伊拉克战争尚未结束,但围绕联合国在伊拉克战后重建中发挥什么作用的争论已逐渐升温。美国一方面反对联合国全面参与重建工作,一方面又呼吁联合国解除对伊拉克的制裁,企图使其对伊动武获得事实上的合法性。近几个月来围绕伊拉克问题在安理会展开的一轮又一轮外交较量,既反映了美国推行单边政策的强烈愿望,也表明国际社会对美国单边行径有一定的牵制作用。可以预料,在牵制“单极”的国际舞台上,联合国今后的作用更显得不可或缺。
多极化势头有了新的发展
“9·11”事件后,美国得到大多数国家的同情和支持,迅速组建起国际反恐联盟,和许多国家的关系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可是,美国不但没有因此反思其外交政策中的偏差,反而很快把反恐与其主导世界的战略挂钩,以反恐为名任意扩大打击面,并公开提出以“先发制人”为核心的新战略,使得多数国家对美国的态度由同情转为反感。
正因如此,在安理会围绕伊拉克危机的较量中,就出现了一系列使美国始料不及的事件:美国的传统欧洲盟友法、德两国公开挑头反战,而且在最后关头毫不退让;联合国安理会的大多数国家与美国周旋,不让美国对伊动武议案获得通过;世界反战声浪持续高涨,美国陷入了自越战以来在国际舆论上最为孤立的时期。
这些事件表明,在美国强化其单边主义政策的同时,国际社会谋求世界多极化的力量也在大大加强;美国奉行单边主义的举动将继续受到牵制。
( 稿件来源:新华网 )

伊拉克战争的胜利将使美国追求世界霸权的野心更加膨胀,其单边主义倾向进一步加强,冷战后出现的世界多极化发展趋势将可能遭受挫折。但这场战争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国际力量对比,世界多极化仍将在曲折中继续发展。

中国在从对伊武器核查到伊拉克战争这场重大国际危机前后,始终坚持维护《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基本原则,主张在联合国框架内政治解决伊拉克问题,反对“先发制人”打击的单边主义行为。

美国;伊拉克;战争;民主;霸权主义;多极化;石油;军事;联合国;政治

伊拉克;中国;安理会;战争;危机;利益;国际社会;核查;政治;联合国

蔡文中是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葛瑞明是本中心副研究员。

余建华 上海社会科学院欧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邮编 200020

伊拉克战争的胜利将使美国追求世界霸权的野心更加膨胀,其单边主义倾向进一步加强,冷战后出现的世界多极化发展趋势将可能遭受挫折。但这场战争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国际力量对比,世界多极化仍将在曲折中继续发展。

中国在从对伊武器核查到伊拉克战争这场重大国际危机前后,始终坚持维护《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基本原则,主张在联合国框架内政治解决伊拉克问题,反对“先发制人”打击的单边主义行为;同时又在本国力量和利益所及的范围内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斡旋与斗争,采取战略明确、战术超脱的灵活策略,在坚持国际道义的同时,最大限度地维护国家利益;既发挥了负责任大国应有的作用,又成功地实现了我国外交战略的“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方针的辩证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