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近10万人靠电话诈骗大陆人为生 民众2014年损失107亿元

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

“2013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30万余起,群众损失100多亿元,比2012年分别上升77%和25%。骗术手段不断翻新、受害群众越来越多、被骗金额屡攀新高。”昨日上午,连续两年关注电信诈骗的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在审议两高报告的发言中,将矛头直指电信运营商和银行。

摘要:
如果问俞小凡、李若彤、汤唯的共同点是什么?除了都是“国民女神”,另一个是她们都在大陆遭遇过电话诈骗,而基本可以判断是被台湾人骗了。根据公安部日前公佈的数据,2014全国电信诈骗案民众损失接近80%赃款在台湾被取走。
… …
…李若彤如果问俞小凡、李若彤、汤唯的共同点是什么?除了都是“国民女神”,另一个是她们都在大陆遭遇过电话诈骗,而基本可以判断是被台湾人骗了。根据公安部日前公佈的数据,2014全国电信诈骗案民众损失接近80%赃款在台湾被取走。据观察者网报道,,公安部统计:2013年,电信诈骗案发案就已达30馀万起,民众被骗100亿元;而在2014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40多万起,民众损失107亿元,其中约有80多亿元的诈骗赃款在台湾被取走。目前台湾已有近10万人,以面向大陆实施改号电话诈骗为生。“电信诈骗的纪录不断被刷新,真是打不胜打、防不胜防”,作为少有的专门研究电信诈骗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珠海格力集团副总裁陈伟才今年的大会发言“火力很勐”,他认为对电信诈骗,运营商也应担责,也应负民事赔偿责任。案例个人受骗3866万刷新纪录陈伟才举了一个例子,去年3月,郑州某公司财务经理张女士,被改号为中山市公安局的电话所骗,将公司和个人的全部资金3866万,分两次转到“安全账户”。这是国内电信诈骗个人受骗的新纪录,此前的最高纪录是2700多万。陈伟才说,没想到,不到一年时间,这一纪录就被“刷新”。陈伟才说,目前电信诈骗分为两种,一种是以大陆犯罪分子为主的地域性诈骗团伙,如广东电白的“猜猜我是谁”、“我是你领导”,海南儋州的“机票改签”等。此类金额少,易破案,易追赃。另一种是以台湾犯罪分子为头目的犯罪集团。多以“法院传票、信息洩露、涉及洗钱”,使用改号为政法机关办公电话,冒充警察、检察官、法官,假冒“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中的通缉令,实施跨境诈骗。个案超10万的基本是后者所为,将全国90%的骗款收入囊中。这类受害人没有贪念,只因对来电号码的信任,经诱导将账户资金,转入“安全账户”。“此类危害最大、破案最难、追赃最难、民众防范最难”,陈伟才说。公安部统计,我国每年约有80多亿元的诈骗赃款在台湾被取走,因两岸法律制度差异,多年来仅追回12.7万元。“台湾警方介绍,目前台湾有近10万人,以面向大陆实施改号电话诈骗为生。”陈伟才介绍。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收到过类似短信症结发案居高不下源于监管不力“他们都是经过专业培训,像流水线一样实施诈骗。只要电话接通,当事人就如一隻小羊羔被一群狼围住一样。”陈伟才说。他介绍,骗子的这种“流水线作业”,还体现在取款过程中。以上述被骗3800多万的案件为例,公安侦查发现,为尽快将这笔巨款取现,骗子购买了3607张银行卡,涉及大陆17家银行。因每张银行卡境外取款每天限额1万,为将骗款在冻结前快速取走,头目僱佣5个洗钱转账团伙,历时20小时疯狂取款,涉及台湾26家银行,797台取款机。数据显示,第一笔13:50在郑州转出,14:05在台湾开始取款。也就是说,15分钟,这个团伙已在境外取现。而无奈的现实是,公安机关要冻结涉案账户,需凭法律原件到开户行或北京的总行才能办理,等受害人耗时赶到银行,账户内的资金早就被取光了。陈伟才介绍,去年,广东省公安厅开展了打击电信诈骗专项行动,共破案17000多起,逮捕2700多名犯罪分子。“但由于通信线路和银行网络一直监管不力,甚至是放任不管。在『严打』之下,电信诈骗发案,还是逐年上升。”陈伟才说。建议运营商应负民事赔偿责任陈伟才提了三条建议,包括建立电信诈骗冻结资金“原路返还”机制,买卖银行卡入刑等,其中“火力最勐”的当属:运营商也应该担责。他说,电话用户与运营商签订了服务协议,用户交付来电显示费用,运营商就应按电信条例的要求提供准确的来电号码。因改号来电受骗,运营商应负民事赔偿责任。此前,广州、深圳两地,曾有受害者因改号电话被诈骗,将运营商告上了法庭,但两案至今没有宣判。陈伟才认为:成功的判例,才能促使运营商落实工信部提出的源头拦截境外改号电话的要求,才能迅速扭转电信诈骗持续高发的态势,“早一天判决就少一批民众受骗”。12
/ 2 页下一页

陈伟才介绍,2013年,我国电信诈骗案件发案30万余起,群众损失100多亿元,这当中除了犯罪分子获得了利益,银行和电信运营商都在其中“分得了一杯羹”。

陈伟才抛出自己从公安部等部门收集的第一手材料和大量数据,直言在电信诈骗案中,银行和电信运营商也是“既得利益者”,建议两高尽快出台司法解释,追究此类案件中电信运营商和银行的刑事责任,并及时总结推广民事诉讼的成功判例,维护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电信运营商在电信诈骗这件事上存在严重不履行管理职责的问题。“所以我今年就要建议,有效治理电信诈骗,必须追究电信运营商的法律责任。”

两大“帮凶”

文/记者黎蘅、李栋、杨洋、王纳、杜安娜

通信线路和银行网络

“必须追究电信运营商的法律责任”

曾在公安系统工作20年的陈伟才尽管去年转行到了企业,但警察情结和对群众利益的关注依旧挥之不去。

一年前,他还是广州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一年后,他成了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陈伟才指出,电信诈骗犯罪集团目前呈现出全球开发,作案窝点快速扩散的特点,但诈骗犯罪始终面向内地。

10bet官网,昨日上午,广东团全体会议结束后,记者巧遇留在会议厅整理资料的陈伟才。面对记者,陈伟才露出狡黠的笑容:“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下海’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谈建议?可以啊,来找我。”

陈伟才指出,实施电信诈骗主要借助两条渠道,一是通信线路,二是银行网络。“骗子通过通信线路与事主联系,进行诱骗;事主受骗,把钱存入‘安全账号’,骗子通过银行网络将钱快速提走。由于这两条渠道一直监管不力,犯罪成本低、收益大,极大诱发了犯罪,这也是电信诈骗屡打不绝的主要原因。”

“这有什么好关注的呢?”连日来,每次面对媒体的采访要求,陈伟才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下不下海,都是个人选择的问题,真是没什么好说的。”

通信业四宗罪

6年前,他以警界人士的身份,连续两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曾经是广东公安系统里唯一的一名全国人大代表。

1.手机卡实名制未落实。警方每打掉一个电信诈骗团伙,都能缴获成百上千无记名手机卡。

今年两会,陈伟才带来的建议还是关于公安领域的,当中就包括他连续多年来一直紧追不舍的电信诈骗问题。“这个问题我提了两年,今年还会继续提。”他打开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从文件夹中调出两个图表,“你看,这是我从公安系统第一线拿到的材料。”表格上对境内外电信诈骗的组织人员架构、获利分成等进行了非常详尽的列举和分析。

2.捆绑电话业务如一号通、400、商务总机等管理混乱。

“2013年,我国电信诈骗案件发案30万余起,群众损失100多亿元,这当中除了犯罪分子获得了利益,银行和电信运营商都在其中‘分得了一杯羹’。”为了帮助记者更好理解他的建议,陈伟才一边介绍一边又从电脑中调出一份文档。

3.网络改号电话泛滥成灾。“近年来,使用网络改号电话作案,占全国电信诈骗案件90%以上”。

对于电信诈骗犯罪的高发,陈伟才分析说,这当中有电话用户防范意识淡薄、犯罪作案成本低收益高、公安机关跨国境打击难度大取证难等原因,“但根本的原因则在于网络改号诈骗电话畅通无阻从境外进入、群发诈骗短信泛滥等渠道一直切不断。这与电信业务经营者未能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落实安全监管制度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陈伟才直言,电信运营商在电信诈骗这件事上存在严重不履行管理职责的问题。“所以我今年就要建议,有效治理电信诈骗,必须追究电信运营商的法律责任。”

4.一些电信员工非法出租网络电话线路参与犯罪。如“9·28”专案,海口市电信局林某等四人利用工作之便,向犯罪窝点提供线路服务,获利20多万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