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S03E07:拿到钱就花天酒地的创业者是什么下场

在 Skully
智能安全帽梦碎倒闭刚满一年的现在,那个理应要如鬼魂般寂静的官方邮件帐号,居然突然向所有支持者寄送了一封信,其中的消息,则是名副其实的是一种「死而复生」的概念。是的,Skully,
Inc. 是死透了,但现已由 Ivan Contreras 与 Rafael Contreras
收购了剩余的资产,并创立了一间名为 Skully Technologies
的公司,看来有机会将最终未能出货的 AR
智能安全帽给完成。该公司在更新后的官网也打上了大大的「决心要做正确(determined
to make this
right)」的精神标语。自然,一堆收到信的资助者最关心的应该就是他们能不能收到退款或任何补偿方案。Skully
Technologies

图片 1Skully
安全帽最主要的特色是在全罩镜片内部,靠鼻罩的右侧有搭载一个类似 Google
Glass
的透射显示器,能够随时显示他们的另一项特色功能,也就是搭载于后脑勺的后视功能摄影机。具备
180
度角的广角摄影机,可以让你在路上的时候无需分心往后视镜或者是转头观看车辆,避免注意力分散造成的意外事故,而在这样的使用之下则是还有
8
小时的续航时间(比起同类的产品算高了)。图片 2Skully
的设计者最主要设计的宗旨是希望骑士能更专心于路况,所以一些会干扰骑乘的通知功能都尽可能缩成最小,包括导航等信息也几乎都是放在屏幕的角落。而安全帽本身则是直接整合了影音功能,所以可以直接听音乐也可以用声控进行操作,但很可惜的是不具备录影的功能,至于镜面两旁的按钮则是可开关的墨镜(这个在一些市面上的安全帽也有,是很方便的功能啊)。Skully
采用的是蓝牙连线,需与手机上的同步软件链接获取资料,但有内建 GPS
与独立的处理器,安全性方面其具备 DOT/ECE 的安全认证,安全帽尺寸从 S-XXL
都有选择,并且可以通过内衬调整尺寸 — 据称这顶安全帽的头型与 SHOEI
RF-1200 欧系帽接近。价位部分,Skully 最终市售版本型号为
AR-1,早鸟的预购价位为 US$1,399(定价为 US$1,499),国际运送版本则是要到
US$1,599(约人民币 9,850)并且将在 2015 年 5 月出货。必须说…
这已经是很多顶级选手帽两倍以上的价位了,要入手真的是要狠下心啊。但重点是~
就算下订了也还要等好久才能入手啊啊啊啊。是说… 这样看来会不会买个
Google Glass 还比较省钱省事呢?

转眼到了8月,Marcus 和 Mitch 的助理 Isabelle Faithauer
又搞了个大新闻:她提交给法院一纸诉状,把兄弟俩告上了法庭,指责 Weller
兄弟把公司账户当成自己的私人提款机,并且以“炒鱿鱼”胁迫她篡改文件以欺骗投资者。同时他们拒绝支付自己的法定加班费,也不给她休息和吃饭的时间。
以下是Isabelle列出的Weller兄弟的罪状:

表示尽管自己对这些消费者并没有任何义务,但可能仍会给予这些支持者一些东西

硅谷S03E07:拿到钱就花天酒地的创业者是什么下场。新接手的公司显然没打算太早具体讲明白将给予什么样的补偿,基本上也就只是强调前段的那句精神标语。到底他们将会如何着手做「对」,也一样是完全没有信息。只能说,到底产品是否真能上市、是否还能吸引那些失望的支持者再度相信,显然也许这一切都还太早,还需要时间才能证明。但至少对于因为看到
Skully 倒下而对智能安全帽绝望的朋友而言,应该可以燃起一些希望啰。

有看过 Gear Fit
活科技专栏的朋友应该不难发现,小编一直以来都在找一个可以在摩托车上理想的导航穿戴装置,而既然目前而言,手表的导航还是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Android
Wear 还是不能中文… 而且还得分心低头看),所以上图这个 Skully
智能安全帽,似乎已经成为目前的最佳选择 — 毕竟是专为这个用途设计的啰 —
而这项集资计划也在最近进入了产品预购阶段。在你听到价位下巴落下之前,还是先介绍一下它的功能吧。请点击继续阅读往下看。

BOOM~BOOM~BOOM!天空一声巨响,又一对创业巨星闪亮登场。

为 Marcus Weller 在度假期间租用兰博基尼
在自己的道奇车出事故之后,用公司的钱又新买了一辆

更多《硅谷》有趣黑料,请扫二维码关注趣硅谷

这个作死二人组是亲哥俩,一个叫 Marcus Weller,一个叫 Mitch
Weller。2013年,他们宣布自己要做一个叫 Skully 的AR智能头盔,在众筹网站
Indiegogo 上众筹。

但这仅仅是他们的想法,在给投资者和消费者画大饼的时候,哥俩没有考虑过头盔里某些组件是否过于复杂昂贵不适合量产。直到到公司倒闭,AR-1头盔都没有真正越过原型阶段变成成熟的稳定的产品。在此期间,研发和量产的不成功没能阻止
Weller
兄弟接在公开场合大吹特吹。曾打算进军中国市场的哥俩今年春天还并且放话:我们要做智能头盔界的特斯拉。两周后,特斯拉就把他们的首席工程师挖走了。

回头看看Weller兄弟的创业历程,大概是这么个情况:先画个大饼 → 做个众筹 →
租跑车 → 去脱衣舞俱乐部 → 融资 → 变人生赢家 → 再买跑车 → 去脱衣舞俱乐部
→ 回来继续画个大饼 → 被戳破 → 被赶出董事会 → 公司倒闭

亚马逊的CTO给初创的Skully公司背书。

饼画得很大,没炉子能烤;烤不出来靠吹牛搞点众筹,弄点融资,先自己花爽了再说。实在做不出来,就打算把做饼的作坊卖了,好给自己留个仨瓜两枣,想得倒美。

到底是神马分歧呢?其实就是Weller兄弟终于发现头盔没法量产,自己当年吹牛吹过头了,想把公司卖了跑路,团队其他成员不同意,然后就兵变了。卖公司还有个小插曲:哥俩原本打算把公司卖给乐视。但乐视一看
Skully
的财务销售报告,呵呵一笑:“小样,想让老子当接盘侠,没那么容易。”

编剧安排这种离谱的创业桥段,其实就是剑指硅谷里那些不靠谱的创业者。这些人有时靠画大饼众筹一大笔钱,然后花天酒地直到公司倒闭。最近,硅谷的一对创业的哥们就身体力行,让大家知道了什么叫不靠谱。他俩用一款AR头盔获得了1000多万美元投资,接着就开始乱花钱,搬家、买车、买画、甚至看脱衣舞……直到被公司扫地出门,然后公司也关门大吉了。

但到了2016年7月,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传来——创始人Marcus 和 Mitch
兄弟俩被董事会扫地出门。新任的CEO宣称,这哥俩离开是因为“投资人和创始人在公司未来的发展上产生了分歧”。

本来还想跟大头撇清,但之前让他窃喜的合伙人身份此刻成了捆住他的一条绳子,让他只能跟大头共担分险↓代价就是卖掉房子还要再负债50万美元,或者卖掉Pied
Piper 的股份。在各种压力下,Erlich找到了Laurie,和她谈了笔生意。

发现手机和电脑被 Gilfoyle
黑了之后,吓得切断整个公司的电源。然后,不堪忍受的Hooli的核心成员辞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