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科技创新基金的管理——小企业创新计划

8月23日,新西兰科学与创新部长乔伊斯宣布,政府2012财年首轮资助额度为1.33亿新元,用于47个研究项目,涉及生物产业、能源与矿产、环境、危险物与基础设施以及健康与社会学等领域。研究项目是经独立专家评估后,由商业、创新与就业部科学委员会做出的决定。新的研究合同将于10月1日生效,合同期限为2-6年,本财年支出3280万新元。
本年度引入了全新的“绝妙想法”计划,侧重研究水平而不是资历,为青年科研人员专设的资助计划。该计划分两阶段执行,第一阶段是开发“新想法”,第二阶段是申请“新想法”产业化资助。
另据新政府网报道,高附加值制造业研究与服务业研究资助将于9月份公布结果。

图片 1

美国新财年:勒紧裤腰支持科研

来源:科技部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美国新财年的预算十分紧张。但是在美国国会的支持下,科研机构仍然得以保住自己的那一份经费。这不禁让人感叹:预算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风里雨里,我在这里等你~

美国勒紧裤腰支持科研的态度,也让人们看到了他们对以科技创新支持新一轮发展的决心。

前 言

在美国国会中,仍然存在着影响政治决定的势力。

美国认为,小企业比大企业更加灵活和专注,能够快速响应新的威胁、技术和能力。美国联邦政府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通过专项计划支持小企业创新,国防部是投入最多的部门,其以军事需求牵引小企业技术创新,取得非常好的军事和经济效果。本文主要对美国防部小企业创新计划的管理和运行进行研究,以供国内借鉴。

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各种政治阴谋诡计终于得以终止,一切尘埃落定。2015财年联邦预算经国会批准的1万亿美元显示出,某些立法者所表达的意见仍然掷地有声。

图片 5

在国会没有任何新资金用于支配的一年里,美国宇航局和国家科学基金会所得到的预算“蛋糕”却让他们欣喜万分。

美国国防部小企业创新计划包括: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小企业技术转移计划和快速创新基金。其中,前两个计划由各联邦政府部门依法设立,初衷是促进美国经济的发展,但国防部却将之视为获取先进民用技术的重要渠道。

两个机构的新财年预算得到了健康的增长,这大部分应归功于刚刚卸任的众议员Frank
Wolf(共和党—弗吉尼亚州)和参议员Barbara
Mikulski(民主党—马里兰州)。这两位资深的拨款负责人曾分别领导两院负责监督NASA和NSF的开支委员会
,他们一贯支持这个两机构的预算开支。(Mikulski也曾负责参议院的整个拨款委员会,在新国会就职后她已不再担任此职。)

1、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旨在激励技术创新,利用小企业满足国防部研究或研发需求,促进国防部研究或研发成果的商业化。该计划年度经费约10亿美元。

去年,众议员Wolf和参议员Mikulski所坚持的观点在旷日持久的预算协商中逐渐占据优势,勉强避免了再一次的政府停摆和开支冻结延期的生效(因为2015财年始于去年10月1日)。

2、小企业技术转移计划旨在促进创新性小企业与科研机构之间的合作,协助小企业将创新性技术商业化。年资助额约1.2亿美元。

在2013年预算的打击之下,科研人员已做好最坏的准备。他们估计,在2015年预算中,用于支持大部分科研机构的可自由支配经费应该不会有所增长。但让他们欣喜的是,很多科研机构却收获颇丰。不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预算基本与去年持平,与2014财年相比仅上涨0.5%,为300.84亿美元。

3、快速创新基金旨在推动创新性技术向军事应用转化,尤其是发现和利用小企业创新成果,主要资助参与SBIR第二阶段项目的小企业。2011至2016财年共拨款14亿美元,现在该基金已停止拨款。

2015财年预算的一大赢家是宇航局科学办公室的经费分配,该办公室去年的经费为51.51亿美元。

美国国防部小企业项目局负责监管小企业创新计划,具体项目的征集和实施由陆军部、海军部、空军部、DARPA、国防威胁降低局、导弹防御局、特种作战司令部、防生化项目办公室、国防微电子活动局、国防卫生计划局等部门负责,其中空军部和海军部是小企业创新计划主要资助部门,两者占计划总投入的比例超过60%。每年小企业资助计划都面临激励竞争,例如,2013财年空军部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第一阶段共收到2237份提案,最终仅资助了386项,资助率为17.25%。

国会拒绝了白宫对其提出的1.79亿美元削减,反而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了9300万美元,至52.45亿美元。